通知公告

  • 新华网专题报道《测绘学报》:面向国家需求,发挥引领作用

         《测绘学报》创刊于1957年,由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管、中国测绘学会主办、《测绘学报》编辑部编辑、测绘出版社有限公司出版的综合性学术刊物。

          近日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《测绘学报》主编杨元喜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,为公众介绍了60多年来《测绘学报》内容板块的变化及发展。


            2019年9月,中国科协、财政部、教育部、科学技术部、国家新闻出版署、中国科学院、中国工程院联合下发通知,启动实施中国科技期刊卓越行动计划。为进一步展示中国优秀科技期刊风采,中国科协与新华网将不定期邀请中国科技期刊专家,共话中国科技期刊发展。

    采访实录:

    1《测绘学报》的内容版块有哪些转变?

            《测绘学报》60多年来,不变的是她的创新、学术,学术引领是没有变的,变的是版块、是内容、是发展。原来我们只有学术,因为当时中国测绘领域,大地测量、航空摄影测量以及地图制图,相对学科都比较窄,装备也相对落后。大概前40年到50年,只适用于基本的理论和基本的模型与方法。而这几年,由于国家的进步、装备的进步、观测载体的进步,以及观测手段计算方法的进步,这几年,除了有基础的学术理论之外,也有大的工程报道,所以在版块方面,我们有一个显著的变化,原来的版块里,只强调单篇的学术论文,公式的推导,而现在有很多是关于大型工程的报道,比如北斗卫星工程,资源三号工程,天绘工程等这些大型的测绘工程的综述报道,这样的综述报道,不仅拓展了我们学术的范围,更重要的是拓展了中国测绘界在国际的影响力。

    2《测绘学报》是如何加强测绘科学基础研究的传播力?

            测绘是科学、是工程、同样也是应用。

            我说科学,大家知道,我们测量地球的形状、地球的大小、地球的内部质量的变化、物质的迁移、地球引力场的动态变化、地下水的变化,这是不是科学?这是地地道道的地球科学,研究空间电离层的变化、空间对流层的变化等,这同样是科学,所以说科学仍然是我们《测绘学报》立足的根基。

    我们又是工程,这几年随着国家科技的进步,我们又涉及大量的科技工程,西部测图工程,解决我们国家西部无图的一个状况,是个重大工程。北斗卫星导航、海洋测量也是重大工程,资源卫星、系列卫星是重大的航天遥感测绘工程,所以这些工程又反映了另外一种工程上的进步,工程的进步促进了数据源的极大丰富,数据源都变了,数据源的变化又带来一系列的学术问题,这是第二个工程。我们发展这么多基础理论,做这么多大型的测绘工程,核心的目标是面向国家需求,解决应用问题。

    图片

    《测绘学报》“中国国际影响力优秀学术期刊”获奖证书

    3开放获取出版发行模式对《测绘学报》产生了哪些影响?

            开放获取有两个重要的好处,第一个是拓展《测绘学报》在国际的影响力,大家都可以自由获取它,同样也拓展了我们科学家的影响力,很多科学家的文章发完了以后,除了他自己和他的学生会读,很多人就不读了,因为其他人都不知道,没订阅《测绘学报》,他就没这个刊物。现在开放获取,阅读者和阅读的范围就广很多,阅读量也就多得多,这对科学家、对学科都是一个帮助,对学报也是一种宣传。

            开放获取另一个重要的好处就是促进了学科的交叉,非测绘学科的人,不订阅《测绘学报》,也可以读测绘学的一些理论和文章,了解一些学术思想,而且这些思想对其他学科是有交叉影响的。

    图片

    《测绘学报》“2020中国精品科技期刊”获奖证书

    4优质的论文需要具备哪些要素?

            优质的论文没有严格的定义,但有几个基本的准则和框架。

            首先要看它是不是面对国家需求,我们现在已经把那些和国家需求关系不密切,也不是基础理论科学的论文,可能就拒绝了。是不是面向国家需求,是不是面向工程应用,是不是面向解决实际的技术问题,说的直白点,你的论文是不是接地气。我们可以有阳春白雪,可以有高大上的论文,同样我们更需要接地气的论文,这是我们确定高质量论文首要考虑的一个因素。

            第二个要考虑的因素是,这篇论文有新思想吗?如果你把国外的英文文章或者德文文章经过你的翻译,你再做一个算例,好像你做了很多很艰苦的工作,其实只有苦劳没有功劳,所以这种文章我们不认为是高质量文章,这就是第二点,一定要有学术思想。

            第三,还要考虑是否有读者关注。如果大家都不关注,这种冷文章,我们就会非常慎重。

            以上就是我们确定《测绘学报》高质量论文的几个方面。

    图片

    《测绘学报》“2019年百种中国杰出学术期刊”获奖证书

    5《测绘学报》的内容是如何拓展科学技术的广度和深度?

            这是我们每个办刊人都必须要认真思考的问题。《测绘学报》这么多年来,我们不停地调整方向,调整方向基本的准绳就是国家的重大需求,国际上怎么变化的,国际前沿是我们关注的要点,国家的需求是我们关注的更重要的要点,这是我的个人认为。譬如说,我们中国要决定发展北斗卫星导航系统,《测绘学报》把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相关论文就作为选题的重点方向,效果非常明显,它促进了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工程的建设,甚至为我们下一代综合PNT的建设、弹性PNT定位导航设施体系的建设,发挥了引领性的作用,这就是明明白白面对国家的需求,接地气的学科方向。

    图片

    《测绘学报》“2020年中国期刊公众号TOP10”获奖证书

            第二个模块,我们大家知道,原来我们只关心本土测绘,其实当国家经济的发展全球化以后,随着国家“一带一路”建设的总体方向确定之后,我们全球测绘就会提上议程,所以说我们航天测绘就变成我们学科发展的重要方向,也是我们《测绘学报》的重要研究领域,我们做了这样的调整。包括西部测图,它是测图的一部分,但是面对西部的特殊情况,当时就设置了西部测图那个版块。这是不是都是非常接地气的版块?这样接地气的版块一方面成就了工程建设的质量,因为《测绘学报》总是引领学科的发展,引领关于技术问题解决的一些方案和途径、理论模型和方法。通过《测绘学报》学术论文的发表和学术的讨论,支撑了这些工程的高质量完成。举个简单的例子,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很多特色功能,很多文章都是优先在《测绘学报》发表的,这也促进了一些大的工程建设。


  • 发布日期:2021-12-21 浏览: 607